date:
updated:

沈阳游记


2020年7月与Z女士在沈阳游玩。全篇约5千字,无图片。

在写这篇游记的时候我思考了很久题目应该写作什么。辽宁游记,但我只去了两个市;沈阳游记,但我又去了本溪;沈阳本溪游记,但我在本溪只待了一天,而且太长了。斟酌来去还是叫了沈阳游记。

12日

7月12日(周日),Z女士在与我聊天中提到,自己要在家里住不下去了。我表示感同身受,并提议一同出去旅游。但由于是从家里而非学校出发,有些在学校的东西是带不上的,而且还有各种的不方便,故Z女士并不想出去。在与家人商量后,Z女士的母亲认为现在南方汛情不定,不如就在她家所在的沈阳游玩。明明洪峰已经经过汉口段了。

Z女士的游玩热情似乎又被打消了一点,而由于我屡屡找人出门而不得,不肯放弃这难得的机会,遂即刻同意并购买了往返机票。不知是因为疫情或是什么原因,往返机票价格仅与单程高铁相近,算是捡了个便宜——尽管我只坐过一次飞机并对其有着不小的恐惧,但看在钱和时间的份上,我还是选择了飞机。

14日离汉18日返汉,于是我在没有网络的返程飞机上开始敲这些文字。

14日

乘机过程十分顺利,三环没有堵车,飞机没有晚点,除了我把飞机的起飞时间看早了一个小时,而在候机室足足坐了三个小时。

出发之前让她帮我做足了功课。现在武汉人似乎已经全国各地畅通无阻了,毕竟在咨询政府政策时,对方的回答是「我们现在只管北京来的。」不过我开玩笑称,我和她的身份证地址一个是武汉一个是北京,怕不是重点关照对象。

晚上在一家据说是人气榜单第二的烤串店就餐。从店面的壁挂装饰画上,我对东北的酒文化有了最初的认识。

「一瓶老雪花等于1.5瓶……等于2.25瓶……不按这个比例喝就是耍流氓。」

「东北人如何对一个人表示失望?『行了,你喝一半吧。』」

烤串大概也算是东北的特色,虽然各地都有,但即使是一样的原材料,无论是菜品的名字或是吃起来的口感总归是不一样的。比如我见过的「烤豆腐」在那里叫做「烤豆泡」(大概,按照我自己的理解来看),而口味上最大的区别则是咸与辣。

在湖北不太能吃辣的我,小心翼翼地叫了微辣,和一瓶冰红茶。而等到我吃干抹净了之后,那瓶冰红茶还几乎一口未动。于是我才反应过来,南方的辣和北方的辣是不可同日而语的。若是在武汉,要一盘不辣的烤串,一瓶冰红茶怕是还不太够我喝的。毕竟制作前一个人的菜肴时残留在锅中的辣椒大概就超过了我现在吃的这份中加进去的量。

非常惭愧,直到此行我才得知Z女士是几乎不吃肉制品的。在校那么多次的约饭中我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15日

此日的计划是去九·一八纪念馆和张学良大帅府。东三省在我国从抗日抗战直到新中国成立后的工业发展都扮演了十分重要的角色,辽宁也因此拥有了「共和国的长子」的名号。大概因为同样的原因,在历史教育这方面,东三省做的是远比中原和南方要到位的。

在参观的过程中,Z女士扮演了讲解员的角色,从九一八事变前讲到新中国成立,娓娓道来,如数家珍,对我的疑问也悉数解答,将我脑海中零零碎碎的历史事件拼凑成一块完整的画布。

羞愧的是,我一直以为张学良是反共军阀——大概是「剿共」那一段历史在我的记忆里占据了支配地位的缘故。若非此次沈阳之行,还不知这个认识要在我的脑中停留多久。向他老人家道歉。

此日我们在一家无论是环境还是价格看起来都很高档的餐厅吃饭,当然依旧是冲着东北菜去的,但Z女士指出东北菜的精神不适合在如此的场合发挥,还是在「东北大院」那样的店里才能淋漓尽致。

对此我深以为然,所谓高端的店面与服务还是湮没了太多人间的烟火气,正如街边露天的大排档与汉口江滩的小龙虾,同样的食物换了地方总是觉得差那么些味道。

不过直到这里我还以为「东北大院」真的是一个大院,「一家人只吃了两盘菜」的描述则更是让我对东北菜的分量敬仰有加。

16昼

此日的计划为去辽宁本溪市游览景点本溪水洞。

比起山,我总是喜欢水地形的,看起来无论在哪里我都是这样子,因此在Z女士给我列出一系列景点让我挑选的时候,我选中了它。似乎水总是让我有一种亲切与舒适感。

前晚我们已乘高铁往本溪,此日早上便在火车站出口处众多的拉客车中找了一辆前往景区。

在辽宁,我猜本溪大概也算是个旅游城市,从火车站出口停着的小客车大客车就能看出来,几乎都是开往本溪水洞方向的。本溪不算个大城市,与我生活过的城市相比的话,大概和五年前的宜昌比较相似,在道路建设、公共交通,城市规划等方面。

南方在下着大雨的时期,辽宁的天空还是一片晴朗。拉客的小客车上当然是没有空调的,不习惯早起的我便在这相当适合睡觉的气温下迷糊了一路。

在水洞门口,凉气已扑面而来,我们拿上准备好的长袖长裤套上。Z女士在其母亲对洞内环境之寒冷的大肆渲染之下带了一件羽绒长袖,我不信10℃的高湿环境需要如此的御寒措施,一件稍厚的春装外套便足矣。

进洞后先是一段旱洞,说是旱洞,事实上里面的湿度应当也大于北方非沿水地区的一般湿度了,让我感受到了熟悉的南方湿冷,舒适。壁面上大部分有水润湿,我和Z女士讨论这是空气中凝结的水还是从岩石缝中渗出的水。

旱洞中没有什么石笋,只是单纯比较凉快,还有绿色橙色红色蓝色的景观灯。说来似乎这种地下景观常常会用各种各样颜色的灯光照明,而且以绿色为多,不知道是什么缘故。

走过旱洞,前方全部都是水路了,水洞的主要部分都需要乘船游览。虽然是疫情期间,也随处可见保持1.5米间距的告示牌,但大概是辽宁并未经过大规模疫情爆发,本溪更没有什么病例出现,显然与武汉相比人们的防控意识还十分欠缺——游艇上坐的满满当当,还有人并未佩戴口罩。不知若是他们知道这里有个武汉人会作何反应(笑。

在很小的时候我应该看过一次与此类似的钟乳石景观,但已经不记得是在哪里了,只记得那里主要是地上溶洞,洞内并无太多水体,因此两边看起来还是不太一样的。

虽然我不喜欢在自然景观中掺入太多人工造物——说的就是各种颜色的灯光——但在黑暗的洞中灯光总还是要有的。或许明亮的绿色光打在垂于洞顶或是伫立石座上的石笋上确实别有一番风味。不过在大多数时候,我们还是在探讨这一结构的成因。洞确实很深,不愧是「至今发现的世界第一长地下充水溶洞」。

离开水洞后,我们在周边又稍稍逛了几个附带的景点,但着实没有非常吸引人的地方,除了地质博物馆能学习一些知识,从入门(地球的结构)到入土(地层与化石)的那种。

由于我们对当地特产小堡羊汤(如果我没记错的话)都不太感冒,因此决定回市区解决午饭,尝试了疙瘩汤和锅包肉。吃起来并没有那种非常新奇的感觉,或许是因为疙瘩汤在南方也有类似的做法,锅包肉在北京也吃过(大概)。而且分量确实是足够大,若不太饿就不怎么吃得完,吃到最后的体验也并非很好。

16夜

傍晚乘车返回沈阳,晚上在兴顺夜市(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吃小吃。Z女士屡次向我诉苦(?)学校食堂的烤冷面不正宗,虽然我还是挺喜欢吃的。她坚持一定要带我吃一次正宗的烤冷面。

要说的话,武汉应该也有类似夜市的地方,虽然并不像东北那种一大片区域挂牌夜市,毕竟武汉的街道边仿佛一半以上的店面都是饭馆,夏夜里摆出几张桌子,一盆小龙虾几扎啤酒……

呃,确实还是不一样的,真正类似的场所应该在汉口,遗憾我并没有去过,也就无从对比了。

Z女士到了夜市,仿佛饭量都增长了不少。吃了一份炒焖子几根烤串我就觉得饱了,她甩下一句「你吃的还没我多」就拉着我继续逛。不过我说我饱了一般还能吃点东西。

这里给我最大的印象就是什么都能烤,肉串豆皮(与武汉的三鲜豆皮区分,我们称呼其为豆油皮)还比较常见,而动物内脏我确实没怎么见过烤制的。在夜市,大多数店面只售卖一种食物,逛一圈下来能吃到的菜品还是挺多的。

见到烤冷面的过程我才知道了为何其称为烤冷面。看起来像一张面饼(事实上也是一张面饼)的东西是提前将冷面面条排成面饼方便使用的,所以本质上烤的确实是冷面。

这里的烤冷面的加料要比学校食堂的多多了。看到白色粉末铺满了面饼,从Z女士那里听闻东三省人均食盐用量领跑全国的我感到一阵不妙,靠到她耳边,小声问:「那是盐吗?」

「是糖。如果是盐的话那是致死量。」

还好,因为在学校食堂并没有见过烤冷面里面加糖我并没有想到这一茬上。她补充称,觉得学校的烤冷面不好吃的一大原因就是没加糖。

吃到故乡的烤冷面,Z女士大呼「我的青春又回来了。」我大概是无福消受这种食物了——据说烤冷面的一大特色就是酸甜苦辣咸五味齐全,这话倒是不假,满溢面饼的糖和盐、不知什么时候加进去的醋、对湖北人不产生什么作用的辣,和因为过多的盐而咸到发苦的滋味完全掩盖过了肉松、鸡肉肠甚至洋葱等馅料的味道。看来我还是适合学校食堂的烤冷面一些。

此后还尝试了一些其他的食物,并且得知了东北所言的「三鲜」和酸菜与湖北都不同,他们所言的酸菜更类似湖北的泡白菜,而「三鲜」中居然不包含香菇和竹笋。

17日

由于在外面逛了两天有些累了(半年没出门造成的体质下降,大概。)此日我们就计划在Z女士家中打打游戏。

直到今年才在Steam上购入第一个产品的我显然不怎么玩主机游戏和网络游戏,而且那个产品还是Facerig。也是第一次使用游戏手柄,在操作上确实还是方便一些,而且在使用手柄的时候会习惯性地看大屏幕,而在使用键盘的时候只会盯着电脑屏幕。

尝试了早有耳闻的《分手厨房》;事实上我以前一直以为《分手厨房》的操作是类似于《人类一败涂地》的,所以在意识到事实上它只是使用上下左右来操作的时候,我对它的难度预期下降了一大截。

从新手教程开始,打到1-4,「你已经会这个游戏的基本操作了,让我们来试试三图吧。」于是我们就接着她此前和同学打到的三图开始。总体来说操作结果是要好于预期的,我们最终推完了四图,取得的最低评价是两星,甚至有几个三星。

「你是惟一一个在玩的时候没有和我吵架的人。」她这样说,我就权当是对我的高度评价了,大概得益于我和她长期顺畅的合作关系吧。

我还向她推荐了东方Project系列的《东方红魔乡》,本来我是想尝试使用手柄的操作,但很遗憾没有使用模拟器的情况下,似乎《红魔乡》并不能自动适配手柄。

当然,我对东方系列作品的了解也不是十分深入,但我相信《红魔乡》作为新手入门作还是很合适的。

于是她在尝试了几次之后使用15条命进入了第五面,这一成绩要远优于我当年的进度了。不知是随着年龄的增大学习和反应能力有所提升,还是单纯是不同人对不同游戏有优势——似乎每次我给别人推荐游戏他们打的总是比我以前要好。

当晚我们在前述的「东北大院」吃晚饭,再次体会到了东北菜的分量之大。由于当日中午吃的有些迟,晚饭时不太饿,没能仔细进一步体会东北菜的特征。本来Z女士说要给我试试特色啤酒「老雪花」,但不凑巧店中并无存货,只好作罢。

18日

屡次拒绝了Z女士让我再玩几天的盛情邀请,此日便是我返程的日子了。上午收拾好行李,再来了几把分手厨房,吃完午饭便向机场出发了。然而抵达了机场才发现飞机晚点了一个多小时,于是我们决定在机场吃点什么。

我点了一份麻辣拌——在湖北我绝不敢点这种名字的食物,但考虑到过去的几天内我基本没怎么碰到足够辣的东西,我还是决定试一试这种没见过的食物组织方式。感受确实不错,大概是为数不多能算得上辣的食物。总之也是挺有特色的,而且我对于凉食的偏好得到了相当的满足。

Z女士要了一碗麻酱拌面,我尝试了一点,感觉颇像不干的热干面——毕竟热干面的精髓也是芝麻酱(或者有些小摊贩的花生酱)拌面。

吃完后作别,我便走入了安检口。

19日

在19日完成此篇游记的计划告吹了,最终还是迟了一个多小时,当然如果要再算上校对和发布的时间可能快要两点了。但是我还是要给永远十八的Z女士送上迟来的祝福,祝您生日快乐


Node下使用Axios的基本需求 Next →
打赏
支付宝 | Alipay
微信 | WeChat